点击关闭

春意盎然民乐-另一首《云雀》是柴科夫斯基钢琴套曲《四季》之一

  • 时间:

【国足热身8球大胜】

王徵宇把家搬到森林公園邊,也就從層層樓宇森林里掙脫了出來,泥土的味道越來越濃,每日早上的天色是一波波鳥啾聲劃亮的,那真是滴溜溜的清脆。能想象麻雀、烏鶇、黃鸝、斑鳩、布穀等,它們從巢里撲騰而出,在樹枝上歪著腦袋梳理羽毛,啄食些露水潤潤喉然後開始練嗓子,接著與芳鄰們爭奇炫巧地用歌喉唱起家園的頌歌。

不知與《雲雀》對應的是哪首詩,我在聽這首鋼琴曲的時候,情不自禁想起一輩子寫森林大自然的俄羅斯作家普列什文的詩:在灰濛蒙的還沒有上裝的樹木和灌木叢中/顯得那樣傷感和悲涼/一棵綠色的稠李卻站著/仿佛披上用林濤做成的透明的盛裝……

周末早晨,天空只露魚肚白,我在鳥鳴聲中想起羅馬尼亞的民樂《雲雀》。這曲在中國廣為流傳的民樂,曾被改編成排簫、竹笛、口笛、小提琴等多種版本,描繪春天裡的雲雀,在藍天下歡快鳴叫的情景。

鳥兒活得比人簡單,但比人懂得感恩。

另一首《雲雀》是柴科夫斯基鋼琴套曲《四季》之一。這是柴科夫斯基為友人主辦的《小說家》文藝月刊副刊而作的。套曲由十二首附有標題的獨立小曲組成。每首小曲與月刊逐月發表的十二首詩相呼應。這些詩又與十二個月的季節特點相關聯。其中六月《船歌》和三月《雲雀》是流傳最廣的兩首。

春風清揚,晨光熹微。雲雀歡快極了。它不單自在地飛翔著歌唱,歌唱著飛翔,還歡快地拍動翅膀,發出一串顫鳴,仿佛在招呼,在應答。整個樂曲從頭到尾都給人春意盎然、歡樂向上的感覺。特別是經排簫吹出,音色柔美明亮,極具感染力。這首《雲雀》後來被羅馬尼亞作曲家艾奈斯庫創造性地用在他的《羅馬尼亞狂想曲》中,使雲雀活潑歡快的叫聲變成了羅馬尼亞熱烈、奔放的民間狂歡場面,極富動感和民族色彩。

俄羅斯的三月,寒意還沒有完全退潮。只有高聳入雲的白樺林萌發了新芽,淡淡的綠,傳遞出一些春天的信息。和諧抒情的旋律伴著一組跳俏的裝飾音,帶出雲雀清脆的撩撥,忽上忽下,在不同的八度上啁啾,好像一路翱翔高歌,蕩漾出原野的空闊和寂冷。它在這樣的藍天下叫著,用小小胸腔里溫柔的歌,在原野上留下一枚枚早春的印鑒。音樂妙手回春般,讓我們在酷冷的季節,發現大自然中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