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多样性20-以支持受林火影响的野生动物救援等工作

  • 时间:

【赵忠祥灵堂曝光】

迪克曼告訴新華社記者,林火可能對當地的生物多樣性產生十分顯著的影響。“我們估計有20到100個物種已經受到威脅,其中包括脊椎動物和植物,它們的全部或大部分棲息地都受到火災影響。”

迪克曼說:“我們目前正在努力尋找答案,但最明顯的是,我們需要找到一種快速、有效的檢測工具,以尋找未被燒毀的棲息地。”“隨後我們應該進入這些地區,並優先進入已知存在瀕危物種的區域,如果有殘存的物種,尤其是瀕危物種,我們需要採取進一步措施確保它們能夠生存下去。”

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悉尼藍山地區,占地103萬公頃,這裡有包括“活化石”植物瓦勒邁松在內的大量珍稀瀕危物種。悉尼大學環境科學講師阿倫·格林維爾日前表示,藍山八成區域已經被林火燒毀。

維多利亞州能源、環境和氣候變化部長莉莉·丹布羅西奧表示,本次的林火規模空前,正在對當地的野生動物和生物多樣性產生毀滅性影響。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已經宣佈,將投入5000萬澳元(1澳元約合4.7元人民幣)幫助澳大利亞的動植物恢復,減輕大火造成的損失。其中一半資金用作緊急干預基金;另一半用於支持野生動物救援,以及動物園和自然資源管理組織等開展實地活動。

據格林維爾計算,自去年10月以來,藍山地區植被已被累計燒毀83.7萬公頃。他表示,林火沿著新南威爾士州大部分海岸線肆虐,許多地方的野生動物被夾在火焰與海水之間,難以找到庇護之處。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森林生態學教授戴維·林登邁爾表示,野生動物面臨的威脅不僅僅是火海,“它們必須應對火災前的高溫期、火災本身、火災後棲息地和食物的減少,以及其他動物的入侵。”

野生動物的真實死亡數字,只有等林火完全撲滅後才能展開實地評估。但不少專家認為,在林火中喪生的野生動物數量遠超10億。

新華社記者郭陽2019年7月以來,高溫天氣和乾旱導致澳大利亞多地林火肆虐。截至目前,林火災害已致28人死亡,2600多棟民居被毀,過火面積超過1000萬公頃。持續數月的森林大火對當地生態系統和野生動物更是造成了巨大影響。

《悉尼先驅晨報》從維多利亞州政府獲取的關於“林火緊急狀態”的生物多樣性應對方案草案副本顯示,該州70%的溫帶雨林遭到林火襲擊。在該州被列為瀕危物種的澳洲巨型穴居蛙,大約三分之二的棲息地被燒毀,被列為近危物種的澳棕短鼻袋狸則喪失了近四分之一的棲息地。

迪克曼表示,媒體中經常出現令人痛心的關於考拉的報道,但還有很多不那麼引人註目的小型動物在林火中死傷慘重,“從百分比來看,在林火中喪生的野生動物中有77%是爬行動物,像小蜥蜴、壁虎等。”

迪克曼表示,去年所見的極端高溫和乾燥條件很可能再次出現,此類火災還可能重演。那麼,如何確保瀕危動物可以繼續存活下來?

悉尼大學生態學家克裡斯·迪克曼教授估算,2019年9月以來,林火已造成超過10億隻野生動物喪生,其中包括哺乳動物、爬行動物、鳥類等。迪克曼在計算時使用了高度保守的估計,且他的計算不包括蝙蝠、青蛙、昆蟲和其他無脊椎動物。

新華社悉尼1月20日電 綜述:澳大利亞林火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巨大影響

澳大利亞國寶考拉是受災最嚴重的動物之一。考拉行動遲緩,只吃桉樹葉,而含油量高的桉樹極其易燃。新南威爾士州中北部海岸是該州考拉的主要棲息地,分佈著1.5萬至2.8萬隻考拉。澳大利亞環境部長蘇珊·利表示,當地30%的考拉在持續的林火中喪生。而在南澳大利亞州的袋鼠島上,林火燒焦了超過20萬公頃、近半個島嶼的面積,大約3萬隻考拉死亡。

他表示,從長遠來看,科學界必須認真對待生物多樣性問題。澳大利亞的生物多樣性在過去幾十年中一直在下降,特別是哺乳動物滅絕率在世界上居於前列。這類林火事件很可能加速某些物種的滅絕進程。

蘇珊·利表示,幫助受傷的野生動物康復、控制野生捕食者、對受影響的區域進行測繪以及利用未燒毀的區域來保護動物將是聯邦政府的首要任務。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南澳大利亞州和昆士蘭州政府也紛紛宣佈將為野生動物收容所和看護者緊急撥款,以支持受林火影響的野生動物救援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