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办公企业-远程办公成为不少企业复工的共同选择

  • 时间:

【义乌包车接员工】

“新技術的運用對於協同辦公的促進作用是明顯的,比如說5G,讓網速更快、延遲更小,可以使會議溝通方更多、更清晰,甚至以後的VR、AR會議,能讓用戶感受到類似科幻片里的場景。”在華為雲副總裁薛浩看來,雲計算、AI能力也會對行業產生幫助。

3億人上線“擠爆”軟件早上8點50分,還沒起床的王鈺被手機上一段不太熟悉的鈴聲吵醒。雖然前一晚已收到內部通知,但首次進行的線上晨會還是讓王鈺顯得手忙腳亂。簡單洗臉梳頭,把碎花睡衣換成素色的衛衣,王鈺迅速擺放好手機位置,接入了系統。

不過,由於遠程辦公此前並非多數企業的標配,致使在辦公市場佈局多年的釘釘和企業微信,都在使用前期出現大面積卡頓、掉線情況,只能緊急擴容雲服務器以滿足海量需求。

居家辦公“愛恨交織”不用擠地鐵,不再怕遲到,不用擔心穿著打扮,帶娃辦公兩不誤……剛收到遠程辦公的消息時,很多人對“宅家”就能上班的生活懷抱著十分美好的期待。然而,半個月下來,大家對居家辦公的態度可謂“愛恨交織”。

“2020年,或成為遠程辦公元年。”有分析機構開始樂觀展望這一轉變蘊含的巨大商機。不過,疫情結束後,遠程辦公產品如何與不同行業實現深度適配,仍面臨挑戰。

根據艾媒咨詢發佈的數據,在2020年新春復工期間,有超過1800萬家企業採用了線上遠程辦公模式,且主要集中於互聯網行業,超過3億用戶使用了遠程辦公應用。

從不少企業職員的反饋看,工作時間的拉長與居家辦公效率相對較低有關。“左手是貓,右手是床。”對於多數人而言,家裡並不是合適的辦公環境。太多零碎的事情容易分神,也容易在工作中出現倦怠、鬆散的狀態。

“線上辦公等於隨時隨地幹活。”在一家大型互聯網企業做產品經理的付昆對遠程辦公感觸頗深。“平時雖然也有加班的情況,但一般都有個心理預期,如果過了下班點兒,不是特別重要的事就不會再開會或打電話。現在改成遠程辦公以後,半夜十一二點也可能要溝通業務,雙休日更是沒有。”

各式各樣的遠程辦公產品層出不窮。互聯網巨頭旗下的釘釘、企業微信與飛書動作頻頻,先後宣佈限免與緊急迭代功能。此外,華為雲旗下的WeLink也加入“戰局”,一天便有5000多家中小企業開通賬戶。

催生企業數字化轉型沒有了辦公室的監督和溝通,遠程辦公無疑是對管理能力的一次深度測試,同時也逐漸催生企業自身的數字化改造。

“我還算是比較順利的,很多同事在微信群里反饋,企業微信的會議室功能一直連接不上。”約30分鐘後,60多位參會人員才全部接入系統。“大會結束後,各項目還要開小會,微信群里一天有上千條消息很正常。”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變得模糊後,來自家人的外部干擾不時出現。“居家辦公的最大挑戰,不是協同工具不好用,不是遠程溝通不高效,而是家裡孩子不上幼兒園。”“開一次視頻會議,把同事家人都認全了。”居家辦公中令人哭笑不得的段子火爆網絡。

在防控疫情的特殊時期,遠程辦公成為不少企業復工的共同選擇。3億人在線開工不僅是對互聯網的考驗,更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試驗田”。只不過,大規模遠程辦公能否從權宜之計變成真正被認可的工作方式,依然還是未知數。

“在有條件的公司和單位,居家辦公應該成為員工的自主選擇。”一位科技公司從業人員表示,對北京、上海、深圳等特大城市,大規模遠程辦公有利於減少城市交通壓力,降低企業租用辦公樓的經營成本,只不過企業需要逐漸驗證遠程辦公的效率。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居家辦公並非疫情之下的權宜之計。攜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曾在2010年進行了一次持續9個月的居家辦公實驗。研究結果顯示,居家辦公的員工業績有顯著上升,增加了13%,其中9%源於病事假的減少導致工作時間的增加,4%來自安靜的工作環境帶來工作效率的提高。

節後復工至今,恰好半月時間。經歷了釘釘和企業微信被擠崩潰、居家環境互相干擾的過渡期後,你是否習慣了這不一樣的“宅生活”?